1. 详细内容

      手表成了孩子的“社交神器”?有家長很無奈:一怒之下摔了

      從盲盒到奧特曼卡牌,

      小學生的社交硬通貨,

      永遠在追逐新鮮的玩意兒,

      但鄙視鏈頂端,

      還是屬于小天才電話手表。


      從電話手表看“10后”社交

      1.jpg


      年輕人聽了費解,小學生聽了興奮,家長聽了焦慮,這種專門給小孩子用的電話手表,很少能被人持續用到初中以上,卻憑借著對手機的替代功能,占據了小學生社交的半壁江山。

      很少有家長能拒絕孩子“買手表”的需求,它看起來無比的正當——既給忙到不能接孩子放學的家長一個定位的心安,又不至于擔心孩子被網絡的花花世界吸引,一鍵禁用的功能躺在家長的手機里,擊破著他們的心理防線。


      但是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到來, 兒童手表的社交價值在于,它更多是在小學群體一個同班、同校學生的小圈子內產生價值,從小學到初中,再到高中,到大學,再到職場,他們在不斷成長,圈層好友也在不斷產生變化。


      然而,兒童手表作為它在兒童特殊時期的一個產品,它似乎正在背離初衷,從方便通話,到成為小學生社交新寵,依賴它的不止有小學生,還有家長。


      前腳砸完小天才后腳給兒子買最新款,或許困擾著家長們的不止是一個電話手表,還是親子之間那根敏感的邊界線。


      過于“好玩”的電話手表


      電話手表的流行之風也從周末的家里飄到了學校里,沈括小學的高瑤瓊老師前一段時間發現,班上的孩子總是神神秘秘地聚在一起研究著什么東西,湊近了一看,原來是一位同學的生日禮物——最新款的小天才手表。

      3.jpg


      學校不建議帶電話手表到教室,但是高老師想給孩子們充分地討論空間,“電話手表能幫助我們做什么?我們需要手表那些功能嗎?”在班會上,高老師拋出問題,一部分孩子提出的手表種種功能,又被另一部分孩子一一給出替代辦法。最后大家一致得出結論,帶手表到學校,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老師的引導總是有說服力的,現在高老師的班上,已經幾乎沒有人會帶電話手表上學了。但在那些老師管不到的周末、親子時間、假期,小天才依然是小學生社交的必備之物。


      只有兩個小天才之間碰一碰才能加好友,交朋友是孩子的核心需求。它陸續加入了微聊、朋友圈、搖一搖等社交功能,滿足了兒童與家長的雙重需求,成為了一個兒童版的微信。專做博物館活動的張天老師說,每次周末帶著一群小學生去博物館,他們都會聚在一起碰手表,這是孩子們的固定項目,不知不覺中,沒有手表的孩子被排除在外,無論是孩子還是家長,心里都不是滋味。


      從商業角度看,小天才作為電子產品,走上更新迭代之路不可避免,勢必會增加各項娛樂功能,并趣味化了交友的流程——彼此手表碰一碰就能互相加好友,也因此形成了一張專屬的、屬于小學校園+小區的小圈層社交網絡。雖然在宣傳上一直堅守著“不能玩游戲”的底線,卻在實際功能上,設置了和游戲機制一樣的闖關,以學習知識為名,讓孩子逐步沉迷其中。


      手表的功能越來越游戲化,孩子越來越喜歡,但家長的反感情緒也逐漸浮出水面。今天的教育環境不同于往日。


      為了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國內對未成年人的防沉迷的游戲監管政策已愈加嚴格,廠商們為吸引孩子對自己產品的興趣,利用學習類游戲的玩法打擦邊球也依然存在風險。


      “這種機制本質上和游戲沒什么不同!焙贾菔械谄呷嗣襻t院心理危機研究與干預中心的孫繼軍醫生解釋。答對問題,通關,本質上是一種容易獲得的快樂,而人本身就會對容易獲得的快樂陷入沉迷,不僅孩子如此,就連大人也無法避免。


      一個屬于孩子的“私密空間”

      4.jpg


      表面看,孩子沉迷于小天才,是因為其背后引導成癮的機制,實際上,小天才已經成為小學生們不可多得的一個“私密空間”,有時家長過度的介入,也會適得其反。


      我們知道,當社交作為一款開放性的軟件產品而存在的時候,它無法制造群體優越感。


      比如微信微博,它只是一個平臺或工具,人人都可以免費下載并擁有它,也因此無法產生炫耀性消費,但當圈層社交的價值捆綁硬件產品一同出售的時候,它就擁有了另一重屬性——社交炫耀性價值。


      小天才電話手表本質是制造了封閉的兒童社交圈,且具備排他性,然后再通過推陳出新的新品迭代,而更貴更炫的新品往往在價值、功能、材質上要更好,天然對小孩更有吸引力,也因此容易在學生群體中制造隱性的社交炫耀感。


      現在的孩子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加群體化了,社群是他們有意識的內心選擇,本質上,小天才兒童電話手表的玩法其實是對應了當下千禧一代圈層化群體行為特征,它這種軟硬件一體化封閉社交模式是一種圈層社交模式,小天才未來在社交上的想象空間很大。


      圈層社交的高光與隱憂

      2.jpg


      可能有人會認為,童年時期使用過的產品,會讓他們在成年之后對這些產品有著特殊情懷,會讓他們對品牌產生依賴,這種可能性會存在,但另一種可能性也同樣存在——


      其實我們從80、90后過往的童年經歷可以知道,在童年時期他們非常喜歡的紅白游戲機、小霸王、電子游戲廳,在青少年時期也深愛過BB機、功能機等通訊硬件,也曾使用過人人網、開心網、QQ等社交產品。

      在成年之后,回憶起這些產品,人們會產生懷舊情懷,但是這些產品更多是階段性的產物,目前還沒有哪一款童年軟硬件產品會伴隨80、90后的一生。


      隨著時代的變化與人們年齡的增長,有著圈層屬性的軟硬件產品更容易被新潮流產品替代。


      陳詠的兒子小陳上二年級,陳詠也能感受到兒子“掌控手表的自由”,他想起小陳自己坐公交車時,遇到了前方公交車著火事故,便立刻打開小天才的攝像頭向他實時直播近況,有時也會用小天才唱歌,發動態,那些瞬間小陳都會露出難得的笑臉,這或許也是陳詠一次一次摔壞手表,又一次一次買回來的原因。


      “父母總是希望能和孩子成為朋友的,對他們充分尊重的!标愒佌f,與其說是“小天才”捆綁了他,不如說是他仍然沒有找到和孩子之間更舒適的溝通方式,他曾經刪掉了兒子手表里所有的聯系人,又默許兒子一個一個把他們加回來,他始終在探索如何能引導孩子減少對小天才的依賴,也在和兒子的“斗智斗勇”中,不斷自我反思,雙向成長。


      -END-


      長按掃碼關注我們

      瞳景社區二維碼.jpg

      更多精彩內容和案例歡迎關注瞳景社區官網:www.clubxtremefm.com

      返回頂部 seo seo
      ×
      扒开双腿猛进入免费视频APP_扒开双腿猛进入的视频免费_把女人弄特爽黄A大片_免费